当爱欲纠葛成无可救药的困局,两颗炽情心灵将何去何从?寂寞山洞内,沈璃终不能自持,俯从内心深处的召唤。行止之引导下,其寻金蛇大妖融合体内的双重法力,金娘子指需八天连绵施法方能成功,逾此则劳燕分飞。

就在八日将至之际,符生现踪。功力不振之他,心欲金娘子內丹以增悍力,金娘子不重视,致使丹轻易落人手。不意符生并非止此,沈璃遭其诡秘布局送入结界,变局之中蕴积千年欲望与阴暗。

行止外固以凡眼视界,却通过神识寸步不离怀惦记着沈璃。曾沈璃在东海一战后消失,行止为寻其遍封东海,经历万分心碎与自我困惑。此刻再见沈璃逐渐远去,行止如何做能够置之度外?

两人落入山洞,沈璃受火炼煎熬,仅剩他们相依为命。行止不得不亲临其境,施以法术,二人心中情愫难抑,留欢卿袅间,却不知一别之后各自天涯。

情劫无情,沈璃醒转,身受重伤后无再与行止同处之由。灵界与天界皆已得悉其重生,天机不可泄也。沈璃为碧苍王,灵界重臣,有很多羁绊与责任之举必须去为。符生尚在,灵界大敌犹存;金娘子身上的奇力,非偶然,背后必有深意。

话虽如此,沈璃决议重归灵界之际,行止以法符困其,欲将其藏于天外天。行止渴望沈璃信任他,一切难关他皆能安排妥当。然而,天道机关算尽。

行止的举动引发天道震怒,灵界苍生受难,连绵火灾不绝。他从找到沈璃起,便未曾离开,无暇他顾;待沈璃愈合,而非之时,他必须自去解决。

干掉符生,灵界得安;行止与沈璃,终得共度永生。沈璃深藏使命于心,灵界众生无不尊崇,然她亦非冰雕木雕,有血有肉,有情有痛。

天君暗害沈璃,幽兰借手,举世都知沈璃乃行止之命脉。沈璃之前沉寂,行止意欲封印东海,背受天罚;如今沈璃若再次逝世,行止亦将不复存在。幽兰保沈璃如保行止,因她,行止方能真生活。

沈璃折冰而出,归灵界;然一别,便是行止无能为力的开始。止水术与凤凰之火,原注定相互冲突,天道早有安排,二人终将面对命运所赐之苦难,无所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