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偏僻的雪覆盖的山村,一位视障的孩子牵着狗回到家中,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父亲遭人杀害于家门前。就在不久之前,死者与妻子发生了一场争吵,而被害时刻,妻子也是唯一在场的人。这不幸的场景是近日在院线热映的戛纳金棕榈获奖佳作《坠落的审判》的开始,这部影片的野心并不局限于探讨现代婚姻关系那么简单。

《坠落的审判》利用一个婚姻凶杀案作为载体,深挖个体真相与社会公共认知之间的冲突。电影以女性与性别角色,婚姻的破碎为基底,延展到原始欲望与现代文明之间的对立矛盾。

电影伊始,夫妻的矛盾关系跃然屏幕:作家桑德拉正在接受采访,而丈夫塞缪尔在阁楼上发出的噪音不断干扰,直观地体现了二人的疏离和不和。丈夫塞缪尔曾是风采无限的大学教授,而现今陷入抑郁,他的无能和自尊受损,成为婚姻裂缝的导火线。

观众的视线随着剧情发展,自然地转向对桑德拉的审视,此时社会的隐形偏见开始作祟,映射出对女性的不公平判断。在庭审阶段,这种偏见被放大至极,成为社会文化的解剖。

影片的多层次剖析让观众置身于故事之中,感受夫妻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桑德拉在婚姻中毫无怨言,即便其失明的儿子是由于丈夫疏忽造成的。而不幸的结局,更多不是因为丈夫的个人过失,而是来自于他所处的精神囚笼。

庭审过程中,桑德拉必须为自己的性取向、情感和肉体的忠诚度辩解,她面对的不仅是杀人案件,还有整个社会的道德审判。而案件的真相在一系列剧烈的情绪和非理性的言辞下,变得模糊不清,法律的权威被质疑。

影片的丹尼尔,一个视障儿童所展现的角色,恰是一种独立于主流社会视角的象征。他质疑着被强加给他的所谓真相,选择相信自己对父母关系的理解,最终让母亲摆脱了不实的罪名。

《坠落的审判》不是简单地控诉法律的不完善,而是通过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冲突,揭示了现代文明制度的漏洞。电影重要的是挑战观众的视角,问询人们如何看待周遭的世界。

影片终结时,夫妇之间的那条狗成了和解与沉默的象征,两人的儿子则化身为承载希望的使者。《坠落的审判》用其凝练的叙事手法和深邃的情感穿透力,迫使我们反思生活的残酷与现实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