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连宁浩自己都未曾预料到,他这次的作品《红毯先生》会如此难以与观众产生共鸣。影片再度上映后的票房表现十分惨淡,首日票房不足250万,观影人数不过6.36万,累计票房也未能突破一亿大关。愿意走进影院与宁浩和刘德华这样的双料影帝沟通交流的观众寥寥无几。

尽管影片尝试探讨了娱乐圈的多种话题,包括天王光环背后的故事及其与所谓“沟通与偏见”的主题,但似乎观众对此并不买账。影片的创造本意与市场的接受度之间存在明显的裂痕。许多观众对宁浩想要表达的内容表现得漠不关心,对电影的主旨或深层意涵兴趣不大。甚至有人会将这种沟通不力归咎于宁浩,将其比作下一个冯小刚。

宁浩试图以《红毯先生》抛出关于“沟通无效”的话题,但所遭遇的却是观众集体的冷漠。影片中各个层面的沟通问题——无论是家庭内还是跨越圈层的沟通,无论是明星与农民亦或是网友间的沟通,均以失败而告终。宁浩试图用电影作为一种传达思想和感受的媒介,但好像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停下来聆听和思索。

在影片宣发方面,片方试图通过市场喧哗吸引眼球,但导演宁浩渴望的深入讨论却似乎在观众的一片反馈中消失不见。改档、撤档、再次上映——这一系列混乱不堪的决策当然也对影片的最终成绩产生了影响。观众、制片方和剧组之间的频率始终无法对上,导致了最终的口碑票房的双重失利。

这一切对于宁浩,对于国产电影的行业来说都是极大的可惜。宁浩此前在追求现实主义电影题材达到峰值的同时,也不断挖掘社会议题并利用短视频进行有效传播。但《红毯先生》却透露出宁浩对电影的本质的困惑——在商品化、单一化情绪与感官主导的当代,电影还是不是那个有力量与世界对话的艺术形式?

宁浩透过电影拍摄传递着对自我与世界观的思考,但面对市场的现实,即便他拍出了刻有思考与表达的作品,结果仍然是被广大观众无视。观众对爆款娱乐电影的选择冷漠地回击着宁浩深沉的语言。

与此同时,电影圈逐渐加剧的商业压力也让严肃的作者电影的生存空间越发狭窄,那么未来还会有多少导演愿意坚持宁浩这样的创作立场呢?《红毯先生》无疑是一次沟通尝试,但在现实的大银幕外,这种尝试是否还有意义,现在的电影是否还是真正的电影,又有多少人真的在乎这个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