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刘子象 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 2024年3月19日标志着阿根廷新任总统哈维尔·米莱上任的第百天,这位自封为“无政府自由市场主义者”的领导人,在竞选时承诺将大幅削减公共开支,并公然宣称要“卖掉一切能卖的东西”,致力于用“经济休克疗法”来挽救国家经济。

经过一系列金融紧缩政策和改革实施后,阿根廷经济的症状有所缓解。具体来说,通胀率有所下降,自米莱上任以来,通胀从25%降至13.2%,同时连续两月取得了十多年来的首次预算盈余,这些成绩超出了很多分析家的期待。但与此同时,米莱政府在推动紧急改革法案方面遭受了国会的严重阻挠,导致无法在短时间内得以实施。普通民众成了这些政策的最大受害者,大面积的抗议行动和与日俱增的贫困率,均直指政策的不人道。

在本国货币价值不断缩水的情况下,阿根廷政府不得不宣布,将于6月发行面值高达2万阿根廷比索的新纸币。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经济顾问卡尔·摩西表示,政府目前最大的成就是降低了通胀,尽管这是建立在压缩养老金和工资上的短期成果,但仍被资本市场视作积极信号,因为股票和债券市场均有所上涨。

然而,在这些显著的经济指标后面,隐藏着不断上升的民众痛苦和对未来的担忧。米莱的政策带来了养老金和工资的实质贬值,并推动了大刀阔斧的财政紧缩措施,包括减少内阁规模、大量削减公共职位、暂停公共工程合同、取消补贴、关闭国家媒体等。虽然他曾经提出将经济美元化和废除央行,但这些极其激进的措施到目前为止仍未能实施。

阿根廷私人智库的统计数据显示,贫困率已从百日前的45%上升到57%,创下二十年新高。此外,米莱作为一个政治新人,在国会的实力相对薄弱,他领导的自由前进党在众议院并无强势多数,参议院亦相同。他对地方政府的控制能力也不强,这进一步削弱了他的政策执行力。

到目前为止,米莱遭遇了两次重大的立法挫折,一是全面紧急法令的被否决,旨在进一步放宽经济管制;另一项是综合法案也未能通过。与此同时,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削减财政补贴的政策表示了强烈的不满,甚至五个产油省的省长联合威胁称,如果联邦政府不发放财政资金,他们将暂停石油和天然气的供应。

尽管如此,西班牙智库分析师仍然认为改革正在缓慢进行。阿根廷是否能找到经济稳定和复苏的道路,未来仍不明朗。在这样剧烈的经济变动以及社会动荡下,阿根廷人必须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坚韧和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