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气氛日渐浓厚,压岁钱传统再次引起社会关注。在亲戚朋友间,压岁钱的金额悄然攀升,昔日的200元红包已逐渐不能满足当下的交际需求,成为许多年轻人新的经济压力来源。

王小姐今年27岁,她面临的现实是她家七个小孩、丈夫家五个小孩,在双方亲戚中,每个人平均要发出600元的压岁钱。仅此项支出,她们家庭就要花费7200元,对普通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王小姐表示:“小时候获得200元已经很高兴了,但现在似乎至少要600元才不至于尴尬,年轻人实在是承受很大的压力。”

发压岁钱本应是新春佳节之中传递祝福的一个方式,但随着社会物质水平的提升以及面子文化的影响,这份传统开始变味。一些朋友家长开始抱怨:“压岁钱多到和自己一个月工资不相上下,而且是单向的出,很少有回报。”

周伯是位七旬老人,他提起过往只给孙辈20元红包,如今已是100元或200元,这对他种地为生的老人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他家大概有20个晚辈,压岁钱的支出成了一项过年的大开支。

社会学专家王忠武教授表示,压岁钱本是对孩子的一份祝福和期望,但在不少地区逐渐上涨的压岁钱数目对家庭构成了经济负担,也有的人为了攀比而忘记了压岁钱的初衷。王教授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出台一些倡导性规范,用软约束和社会舆论引导来减少这种不合理的社交现象。

韩国情况也颇为类似。据新华社调查,韩国人过年时平均要花费5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813元)来发压岁钱。这一数额不仅给普通家庭带来压力,也体现了在韩国社会,跟随传统送压岁钱的趋势。在中国,红包是节日祝福的象征,而在韩国人则更倾向于白色信封。

春节的足迹临近,压岁钱的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从一种文化习俗到潜在的经济压力,如何在传承文化的同时减少不合理的经济负担,成为现代社会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