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往昔,时针已指向五载之后,那段时间里宁浩导演的不少电影镜头早已成为观众口中的经典,其中的“疯狂”与“荒谬”跨越岁月在各个不同的现实与观感中反复重现。然而时光流转不息,现实社会的喧嚣让宁浩没有太多的机会停留回味,新的电影创作已迫在眉睫。

《红毯先生》便是在这样一个转瞬即逝的时代潮流中诞生的,它反映了宁浩每个不可追回的思考瞬间。这或许就是艺术的来源:在偶然与陌生的交织中,宁浩如同孤岛上的艺术家,随意地将一块石头抛向未知的地方,至于它会坠落何方,引起怎样的涟漪,他没有太多兴趣去了解。

在陆地上,宁浩忙碌着对其新作《红毯先生》的后期调整。即使该片已完成最终剪辑,并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映,但他仍旧追加拍摄了某个场景,为主角营造了一次与自己内心深处的对话。整部电影充满着宁浩想要传达的复杂情感和思考,既有对主角旅程归结的深沉理解,也有对电影形式化的无常游走。

《红毯先生》不是一部让人看后会感到温暖的电影,而更像一种强烈的情感冲击,让人陷入沉思之中,不知不觉间反问导演的初衷和表达方式。该剧情的层次和深度让人无法轻易将其分类或简化。

宁浩对影片的制作细节热情洋溢,但拒绝过多地解释故事内容,他希望保留观众自我解读的空间,让他们在播映厅中,不受煽情影响,享受真正尊重自我的观影体验。他提到,与互联网时代相适应,让每个人在独立的界限中自由创造,是一种对自由意志的尊重,同时也让世界展现出创造力。

在创作和实际生活的边界问题上,宁浩坚持一种“中庸之道”,不希望观众因为过度的情绪而淡化电影体验。对于预期控制的观点,他摇头笑笑,表达了对这一概念的不信任,并称一切都在变化之中,无法预计。

宁浩还谈到了他对人生哲学的理解,提到在艺术创作中,每个观众的体验都是不同的,且随时间的流逝而变化。即使被误解,宁浩相信这是每个人的自由意志所决定的,没有必要去试图改变别人的想法。

最后,宁浩表述了他对电影艺术的经验,他认为艺术的核心在于其“无用性”,它独立于其他事物而存在,恰恰在于这种无用性之中,透露出人类与其他生物最显著的区别。宁浩在交谈中格外强调了敬重个人自由意志的价值,并用这种态度去拍摄了《红毯先生》——一部如同岩洞壁画一样粗犷、原始、充满了人类最基本情感的电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