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报北京讯 ] 电影行业在复苏势头下,博纳影业的经济天平却偏向了亏损一侧。据1月30日的公告透露,预期2023年的净亏损将高达3.6亿元至5.6亿元人民币,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额度有了显著扩大,之前一年仅亏损7210.69万元。分析人士将这一现象归责于博纳影业的主投影片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据青年剧作家及导演向凯分析,博纳影业的亏损主要源于过度专注于单一题材影片的制作,缺乏题材上的多样化和及时的调整来应对观众口味的改变。博纳影业过往凭借主旋律商业片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佳绩和口碑,但随着市场和观众心理的变动,单一题材影片已难以为继。

尽管票房战绩优异,如《长津湖》系列电影,但到了2023年,博纳出品的四部影片总票房并不理想,并未有效转化为可观的盈利。其中,《无名》《别叫我“赌神”》《刀尖》及《爆烈点》累计票房尚未达到预期,而《孤注一掷》尽管票房表现亮眼,但其为参投影片,收益上不占优势。

为改变目前的窘境,博纳影业将战略眼光投向了其他领域。首先是剧集市场的尝试,例如巨资2.5亿元打造的《上甘岭》备受瞩目,同时将推出包括《中国战机》和《狩猎时刻》在内的重点剧集项目。其次是动画电影领域的布局,2024年新增的《人体大战》引起了业界的注意,博纳影业将通过新技术来降低成本,并依托强故事、强剧本来占领市场。

面对双重挑战,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表明2023年是公司调整和思考的一年,未来的目标是国际化。真人大片已达到极致,博纳希望在国际市场上建立中国形象,拓展影片的海外销路。与此同时,投资剧集和动画电影的赛道,提供输血式支持,也为转型探索新方向。

不过,业内人士对博纳的转型持审慎态度。影视内容投入巨大,尤其是剧集和影视文旅等重资产项目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不容忽视。目前,有的公司因先行尝试而未得良好的果实。

总体来看,博纳影业面临的是一个内容与创新并存的战略挑战。在电影业务经历重击的当下,如何在财务报表上抹平亏损,同时在内容创新上引来观众欢欣鼓舞,是博纳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