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创办人赵长鹏(CZ)近期受晚点新闻(LatePost)访问,谈到币安智能合约链(BSC)时表示:”BSC并不是我们做的。”以下整理赵长鹏对于BSC评论

币安否认创建BSC,一切由社群发起

币安创办人赵长鹏在访谈中表示:”BSC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之前自己做BNB时慢慢跟许多社区合作。所以到BSC时,是社区里一邦人过来说他们要做一个智能合约链,跟以太坊接近,希望我们给一笔资金。”

过去币安官方持续大力推行BSC,赵长鹏也常于推特上支持BSC的发展,加上BSC验证节点多数和币安有关系,社群通常会将BSC评为速度快、费用便宜,但中心化的区块链。

不过BSC经历多次抽毯子(Rug Pull)、闪电贷攻击事件,币安官方也澄清他们不会主动干涉、介入BSC链上发生的事情,而从交易所、Binance Bridge端进行协助。Belt闪电贷攻击事件发生后,BSC官方推特也仅提供建议,让开发者进行合约审计、风险控管。

赵长鹏认为,是社群主动创建BSC,并将BNB作为网路燃料,而币安同意资助,因为币安是BNB最大持有者。实际上他自己的参与度是很低的。

和以太坊并非竞争关系:市场不同

赵长鹏回应:”许多人说BSC没有创新,只是抄袭以太坊,其实性能提升几十倍、几百倍就是一种创新。你说我抄奔驰,但我车速比它快十倍,那不是一种创新?”

但有一说一,对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目标来说有些吊诡,赵长鹏也对此有他的观点。第一是”市场不同”、第二是”以太坊扩容瓶颈”。赵长鹏认为以太坊更为去中心化,但手续费并不便宜,一笔转账就需要10美金,更复杂的合约还要花上百美金。BSC费用便宜的特性,是能服务到东南亚、印度和非洲,很多金字塔底层的用户。

他也认为,自从BSC崛起后,以太坊的交易量并没有减少,也没有增加,这是由于以太坊网路吞吐量受限于每秒15到20笔。而BSC还没有到达上限,所以不存在竞争,反而是服务了原先以太坊无法服务的对象。

比较BSC和以太坊锁定资产消长:

先看以太坊的部份,在五月中达到将近900亿美元的锁定资产高峰后,随着币值崩塌,目前为634亿美元,缩水约30%。

再看BSC部份,五月中达到529亿美元的锁定资产高峰,目前处于260亿美元,缩水50%。可能与多数资产为与流动性挖矿有关的新资产,以及BNB大幅回调有关。

大量持有BNB,与BSC去中心化的目标冲突吗?

BNB最大持有者币安,BSC仰赖BNB作为网路燃料(手续费),访问中赵长鹏被询问,这样不会与去中心化目标冲突吗?

赵长鹏表示,币安虽然最早留下40%的BNB给团队,但因为很早就实现盈利目标,因此根本没有花过保留的BNB,也承诺将会全数销毁团队所拥有的部份。同时也表示,让BSC更加去中心化,才有利于BNB的市值,利益上是一致的

最后,他认为有人会类比以太创办人Vitalik,认为他在2017卖出大量的以太币,更为公平。但赵长鹏认为,有巨鲸的存在,代表有机构看好这个币,币安看好,所以没有想要转持美元。

USDT最新兑换平台
点击下方链接完成注册
无需手续费即可将各类虚拟货币兑现到账!